中华文化财富网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书画大观 > 作品展示 > 文章内容

杨婷娥辞赋作品一组

作者: 文化财富网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11-23 阅读: 在线投稿

 杨婷娥辞赋作品一组

作者简介:杨婷娥,杭州人,原籍绍兴,古典文学爱好者,西湖诗社社员,新蕉园诗社社员,诗经阁成员,浙江省辞赋学会会员,屡次在全国性辞赋征文活动中分获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有众多诗词赋作品发表于中国辞赋网、中国赋学网、西南文学网、诗词世界等网络平台和《中华辞赋》、《中华诗词》《江干教育》等杂志。

 

毛笔赋

 

削竹为管,拈毫为锋。濡松烟以定色,纳丝漆而正形。进必慎微,恐错成而见掷;退惟束己,常默守以研精。意凝笔端,乍显乍晦;力运指上,或藏或行。游弋于诗书翰墨,淋漓其点画丹青。乃可载人事,绘世情。颂皇极,赞幽冥。染黄缃而风物录,书青简而文史成。状万类于乾坤,丰神澹荡;叙千秋之功过,豪气纵横。握管成思,映璧水兮藻浮其彩;含章可表,耀琼林兮葩吐其英。

夫其秉虚守圆,挫锐去饱。体仁智而直存,寓孤贞而节保。先人赖之而弃绳刻,蒙氏改之而增捷巧①。玄首黄管,或通天地之神;既刚且柔,自合阴阳之道。长举长随,时濯时澡。博涉经史子集,兼长篆隶行草。应用而不论拙工,择才而无分老少。何妨信手之涂鸦,每恐添足而贻笑。泼墨如雨,洗碧池而尽黑②;挥翰成风,穷翠暮而连晓。退而成冢,点之生妙③。含而忘情,谏之有效④。纵是荆枝荻管,已窥绣虎之才;虽然玉质金身,未必雕龙之造⑤。勤以纸田笔耕,擅于文阵墨讨。深钩不下于三箧,倚马立成;饱学何惭乎五车,弹毫即了⑥。但求梦之而生花,不教投之而犯恼⑦。铺华章于帝阙,大笔如椽;摛丽锦于凤门,五色吐曜⑧。富春江畔,起万壑于寸毫;诸葛隆中,献千猷于一表⑨。功成纸上,岂意名扬;身退案头,何求利抱?惟冀丹心不负,彤管不老。知我者为佩为簪,惜我者为珍为宝。

尔乃胸罗万象,气运一身。挺发有力,转折如神。摇春条而含思,滴秋露而盈真。猛兮若雄骁之陷阵,柔兮如娇蕊之启唇。旷则横江万里,静则悬月一轮。喜时欲狂,书成尚无半刻;悲时暗泣,笔下如有千钧。怨则风凄雨苦,怒则涛立津吞。锦字思凝,遥遥无处可寄;回文情织,戚戚何忍两分?仁者勾朱而泪落,勇者讨逆而檄存⑩。智者传六经与百技,信者平烽火与战云。涵大义则可匡扶天下,崇九礼乃得规范彝伦。故知心正则笔正,法循则道循。行有所托,止有所因。或操之以进牍,或用之以书绅。臧否其由,实为心契;幽远其达,总是兰熏。斯德斯恩,当齐均于造化;厥馨厥美,永相偕乎典坟也!

 

注:本赋依词韵

①蒙氏:指蒙恬。蒙恬曾经改良毛笔,被人们尊为“笔祖”。

②洗碧池而尽黑:王羲之墨池典故。荀伯子《临川记》云:羲之尝慕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

③退而成冢:指退笔成冢的故事。点之生妙:指画龙点睛的故事。

④含而忘情:司马相如作文,把笔啮之,似鱼含毫,陆士衡《文赋》云:或含毫而邈然。

谏之有效:指唐柳公权以书法进谏唐穆宗事。《新唐书·柳公权传》,帝问公权用笔法,对曰:“心正则笔正,笔正乃可法矣。”时帝荒纵,故公权及之。帝改容,悟其以笔谏也。

⑤荆枝:王子年《拾遗记》云:任末年十四,学无常师。或依林木之下,编茅为庵,削荆为笔,刻树汁以为书。夜则映月望星,暗则然蒿自照。任末,字叔本,东汉学者,经学家和教育家。

荻管:欧阳修的父亲为官清廉,死后家贫如洗,买不起纸笔,母亲只好以芦荻作笔,以沙土作纸,教欧阳修认字。欧阳修勤奋刻苦,练成了一手好字,成为远近闻名的神童,长大后成为一代大文学家。

绣虎:宋曾慥《类说》卷四引《玉箱杂记》:三国曹植才思横溢,号为“绣虎”。“绣”是形容文章文采华美,“虎”是形容诗文风骨遒劲。

雕龙:雕镂龙文。喻文辞博大恢弘,不同凡响。《史记》卷七十四 《孟子荀卿列传》记载战国时,齐人驺衍言天事,善宏辩。驺奭采驺衍之术以纪文,齐人因称驺衍为“谈天衍”,驺奭为“雕龙奭”。

⑥三箧:即三箱,指博闻强记,学识渊博。典出《汉书·张安世传》,汉武帝去河东时,不慎丢失了三箱子书,所幸张安世能把它们背诵出来,一一补上。后来又买到了这些书,才知张安世所背完全正确,并无遗漏。

倚马:晋人袁虎曾任大司马桓温记室,一次奉命草拟布告,倚着战马立时写成。用以比喻文思敏捷,下笔成章。

五车:指五车书。形容读书多,学识丰富。出自《庄子·天下》:“惠施多方,其书五车。”

弹毫:即挥毫,振笔。晋葛洪《抱朴子·正郭》:“出不能安上治民,移风易俗;入不能弹毫属笔,祖述六艺。”

⑦此处指李白梦笔生花和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

⑧大笔如椽:夸赞别人文笔雄健有力或文章气势宏大,亦可指大作家,大手笔。出自《晋书·王珣传》“珣梦人以大笔如椽与之,既觉,语人曰:‘此当有大手笔事。’”后孝武哀策谥文,皆珣所草。

五色吐曜:比喻出色的文才。南朝文学家江淹曾梦得五色笔,由是文藻日新。

⑨此处指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和诸葛亮的《出师表》。

⑩勾朱:即用朱笔勾去死囚姓名。《会稽典录》云:盛吉拜廷尉,每冬月罪囚当断,妻执烛,吉持丹笔,相向垂涕。

讨逆:泛指各类讨伐檄文。最著名的有骆宾王《讨武檄文》。

 

 

 

 

 

油松之王“九杆旗”赋

 

以“云柯蔽日,秀出灵空”依次为韵①

 登灵空兮周睇,揽瑞景兮有闻。拔奇松兮挺萃,冠庶类兮超群。兹九杆旗也,一茎挺出,九株派分。叶叶垂荫,簇金柯而滴露;枝枝直上,染烟杪以斜曛。倬彼众木,远彼尘氛。黛色霜皮,逾千祀而积翠;梅飙麦雨,笼四时之清芬。蔽芾如棠②,其高触汉;偃蹇如盖,其势排云。

夫其措身幽峻,托迹崇阿。立清标而郁毓,振霜质而嵯峨。干排风雷,飞虬髯兮千寻横逸;根裂崖石,蹙龙鳞兮万丈凌摩。对商飚之摇落,迫炎景兮如何?纵是雨暴风狂,焉能折节;任它冰凝雪冱,孰令改柯?

忆昔幼蘖始生,灵根得济。不知衔来何鸟,谁晓生自何岁?然后汲泉露,沐林烟;发寒声,壮野势。振叶严霜之辰,潜根飞雪之际。望草木之坠零,扶藤萝而阴翳。岂惭光于筠柏,长绿长青;可齐彩于楠樟,无凋无蔽。

 尔乃苍条风梳,紫苞雨密。攒叶连根,抱三守一。向暖则翠色霞翻,迎寒则雄姿雾失。山僧时至,悟禅坐于清阴;琴客或临,飞仙音于石室。半枝月冷,挂新桂而拂眉;中谷雾开,羞扶桑之浴日。

于是其下徘徊,林间邂逅。或倚醉而效辛推,或行吟而怜岛瘦③。叹流电之过隙,对遥岑而永昼。高风可揖,怀幽古于绵山;余磬犹长,接灵通于圣寿④。眺花坡之牧草如茵,锦毡似绣。照石台而夜月初圆,蟾光流漱。思沁水之渌波,聆秋声于残漏。⑤无意魁首,竟独木而成林;何必秦封,藐千山兮擢秀⑥。

懿其祯祥启圣,应瑞兆吉。洗我尘眸,明我慧质。挺劲骨之丁丁,吐清华而乙乙⑦。怀君子之风落落,其德不孤;纳鸿钧之福绵绵,其寿谁匹?耻于蒲柳之为邻,友于梅竹而相昵。与圣为偶,引青鸾之时来;非洁不俦,栖白鹤而每出。

且观夫天下形胜,三晋殊荣。人文积厚,风物流馨。庙堂之备具足,构厦之材满庭。岂缺栋梁,避斧斤以远害;宁顺天性,适老庄以颐龄。飞鸿可度,天籁可听。风雨来兮默默,穹林杳兮冥冥。以无为之为,成斯盛景;得无用之用,护彼清宁。坤后广植兮毓此神秀,乾元垂顾兮倍其钟灵⑧!

乃歌之曰:

山有乔松,秀彼灵空。一茎九杆,大纛雄风⑨。

藏云宿雾,栖鹤盘龙。摩天得地,直插苍穹。

维熙维穆,乃肃乃雍。恩植千载,荫庇无穷。

沁河浩荡,太岳葱茏。濯我尘心,息我游筇。

名冠三晋,声震域中。青山绿水,显耀其功。

注:本赋为律赋,依平水韵(一东二冬通用)

①"九杆旗"在山西省沁源县境内,生长于灵空山风景区的圣寿寺山顶上,其一枝出土派生3枝后又分作笔直的9枝主干,形象好似9面迎风招展的擎天旗帜,因此得名"九杆旗",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认定为世界"最大油松",千百年来一直是灵空山的骄傲。

②蔽芾如棠:出自《诗·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公所憩。”

③辛推指辛弃疾,其词曰:“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岛瘦指贾岛,其诗曰:“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④高风可揖:指介子推的高风亮节令后人敬仰。圣寿:指圣寿寺。

⑤此处描述的花坡、石台夜月和沁水秋声都是沁源的著名景点。

⑥魁首:九杆旗被上海吉尼斯总部认定为世界"最大油松",所以称魁首。秦封:受秦始皇的封爵,据《史记》记载,秦始皇登封泰山时,中途遇雨,避于一大松树之下,因其护驾有功,遂封该树为“五大夫”爵位。

⑦丁丁:象声词。乙乙:犹一一。

⑧坤后:即大地。乾元:即上天。

⑨大纛:指古代行军中或重要典礼上的大旗。

 

荷赋(微赋)

 

彼泽之陂,皎皎其荷。亭亭而浮碧,奕奕而凌波。其清穆如,有匪君子;其态卓尔,媲美湘娥。泊一枝而生静,舞万朵而养和。翠盖乍分,曳云裳而袅娜;圆阴可掬,垂仙髻而婆娑。真珠零落,芳气微酡。不妖不染,无媚无阿。大千泼墨无数,茂叔爱之何多①。吾独赞其超然风雨,自在烟蓑。傲暑经霜,岂悲宋赋;泥根玉雪,羞作宁歌也②!

 

注:

①大千:指张大千,一生画荷无数。茂叔:指周敦颐,写有《爱莲说》。

②宋赋:指宋玉《九辩》悲秋之作。宁歌:指宁戚歌,典出《淮南子》卷十二〈道应训〉。春秋时,宁戚想向齐桓公谋求官职,以便能施展自己的才能。在齐桓公经过的路边,“击牛角而疾商歌”,引起齐桓公的注意,被其带走,成就了事业。后遂以“宁戚歌”指不遇之士自求用世。宋叶适 《题贾俨不忘室》诗:“每识饭牛下,有作宁戚歌。” 唐许浑 《送李文明下第鄜州觐兄》诗:“宁歌还夜苦,宋赋更秋悲。” 

 

 

 

金秋赋

 

 季值少阴而气涵金爽,时司白帝而露结秋浓。岚光拥翠,黛影横空。悬流挂壁,绝壑倒松。逍遥云峰之上,放旷烟霞之中。珠跳浅溪,掬之清耳;心驰远岫,度若乘风。烟蔼蔼兮树凝一色,露泠泠兮花叠千重。南浦香浮,欣闻桂子乍吐;西山霜扑,喜见枫儿正红。笑理潘鬓而萸枝遍插,戏扶沈腰而菊蕊每逢。兰窗菌阁之素琴,方迷谢客;竹色松声之醇酎,已醉陶公。思南去之双燕,仰北来之孤鸿。何妨振霜翅,唱寒蛩。抱绿绮,拭青锋。岁焉将老,归与谁同?或可月下棹歌,泛五湖而机忘;林中啸侣,就三径而行从。纵情物外,逐梦芳丛。闲迎秋气之萧萧,悲无动乎宋玉;静送秋声之飒飒,恨何生乎醉翁。乃知山水之趣,固仁者所乐,智者所崇。自当悠哉游哉,共天地之秋而从容也!

 

 

 

春雨赋

 

青帝司春,箕伯布雨。织缕成纱,袅丝如雾。洗烟柳而氤氲,濯珠樱而容与。沾裳欲湿,笼绮思之霏霏;润物无声,洒甘霖于处处。翩兮如赵袖之飞扬,婉兮似楚腰之曼舞。轻灵有致,步杳杳而微茫;缱绻多情,送嘤嘤之低语。沐芳霭兮浥轻尘,浣碧痕兮涤翠羽。观其横涧溪,斜江渚。隐高阁,迷野渡。摇曳成帘,空濛得趣。入暮而千山潜翳,细暖忽生;朝来而万绿新晴,嫩纤遍吐。浩然动惜春之情,子美吟喜雨之句。深巷一声卖花,小楼启牗无数。若乃霁色澄天,草尖滴露。娇鸟啼花,游蜂绕树。辄欲邀朋唤侣,纵诗酒于兰轩;寻谢访陶,畅烟霞于松坞。更有荠菜半茎,芦蒿寸许。流水桃花,鳜鱼白鹭。信可陶然而忘此身,沉醉不思归去也!

注:本赋依词韵

箕伯:风伯。《风俗通义》的《祀 典》称,风伯“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养成万物,有功于人。王者祀以报功也”。

 

中秋赋(东韵)

 

蒹葭露白,枫岭霜红。清商在野,桂影浮空。兰舟独上兮画桡轻拨,金镜乍圆兮烟水初笼。慢棹流光,看痴十分月色;悄横玉笛,吹醉两袖清风。仰斜辉之脉脉,照芳野而融融。游子挥觞,衔离情于江渚;骚人怀古,寄幽恨于蟾宫。把酒顿生惆怅,望乡而湿朦胧。问婵娟兮何伤乎离别,悲牛女兮长隔乎西东。但得一轮光满,千里心同。含思桂下,相望舟中。数月圆月缺兮,千古无穷!对良辰美景兮,一醉万盅!

 

中秋赋(尤韵)

 

寒林露坠,枯草霜浮。清商叶动,桂影光流。浅唱低吟兮满怀幽绪,良辰美景兮独上兰舟。画桡轻拨于明镜,素彩漫泻于芳洲。掬手光满,隔岸香柔。棹入金波,摇醉十分月色;笛含烟水,吹凉万种闲愁。今日之浮欢易得,旧时之荷色难求。效东坡之把酒,吟太白而举头。游子挥觞,衔离情于断渚;骚人怀古,系幽恨于危楼。天涯几多芳草,王孙何处长游。叹月圆月缺兮,千古无休!嗟今夕何夕兮,于此勾留!

 

悲山泉赋(以“在山为清,出则浊”为韵)

 

吴岭飞霞,楚岑含黛。宴尔鸣泉,泠然有态。初疑滴沥,破苔痕于无心;辄作潺湲,漱幽石而自在。于是汇寸水以盈中,纳微涓而丰内。拖绿垂红,荡波心之舒急;除尘涤秽,漾岸腹而回环。暮醉风篁之逸影,朝迷露桂之仙颜。才伴负薪之樵,往来溪涧;复同食薇之客,吟啸林山。洗梅菊之疏怀,仰鹤鸾之高翼。其思也无邪,其动也有则。覆沟平坎,亦刚亦柔;透底澄心,去矫去饰。观其动静有泰,清恬无为。繁星落兮珠满,新月浮兮钩移。逗跳沫于浅滩,凉生昆山之玉;泻余波于飞瀑,雪沁阆苑之枝。秋栖雁足,春引鹿鸣。涵碧虚而流洁,沐兰泽而芳清。石上琤琮,鼓轻流于千穴;松间逶迤,潜素液而无声。日复日兮聚以渟泓,年复年兮盈而泛溢。竟乃弃林薮之厚养,羡江湖而轻出。翻滚滚之浪,挟而长驱;乱滔滔之湾,行而无秩。啃石吞泥,藏污纳浊。或跌宕于汪洋之上,纷沓而消;或沉沦于河海之中,浑茫不觉。终至璞玉染腥,灵根失渥。兹山泉之卒也,岂不悲哉!

注:本赋依平水韵

 

 

 

黄果树瀑布赋

 

闻夫黔西秘境,乃山水之富窟也。观其千峰耸翠,峥万仞之嵯峨;百派争流,越丛林而洄潏。烟溪芳凝,灵泉秀泌。白水汹涌,至此而腾北向南;雪瀑匉訇,伏地而震天吼日。五万年之血脉偾张,百余米之豪情奔逸。黄果树瀑布,诚乃华夏之第一也!

尔其白云为裳,黄果为簪。忽相跻崒嵂,忽漫渡潺湲。忽潜潭而谧尔,忽激石以流湍。散以飞花,掩珠帘之璀璨;奔而泻玉,依崇岭之蜿蜒。势欲摧则崩岩碎石,水汇聚则凝碧成渊。反覆蒸腾,似蛟龙之饮涧;鼓舞追逐,犹猛虎之下山。时而轻纱四缕,缥缈犀潭。时而彩霓双贯,映耀霞川。怒则崖阴雷鼓,十里声传。狂则银河倾泻,万丈倒悬。

沿溪而行,只见峡谷雾飘,恍惚迷离。危崖翼展,时抱云飞。古藤参差以挂树,碧水宛转而鸣溪。石径逶迤兮缘坡而上,绿草萋芊兮直于天齐。凭栏观瀑亭,辄有密雨湿衣,斜风扑面。丰隆炸响,身心俱撼。恍临乎惊涛之岸,雪浪高翻;真怖其破空而来,疾飞素练。上窥则鲛绡万幅,青嶂似摇;翠屏两分,白云如幻。下瞰则腾雾迷烟,捣珠飞霰。蛟鱼潜泳,孰测其深;蜃气吐吞,何止变万。近瀑腰右视,则如野马争渡兮奔涌而下,巨龙入渊兮首尾不见!

继而水帘洞内,喜探幽窅。则有水滴光流,苔湿雾袅。钟乳悬彩,钙华含藻。倚洞窗而望,或玉颗晶莹,或丝帘缥缈。或柔滑如棉,或飞扬似缟。帘外青山如画,若显若藏;峡中虹霓初升,时近时杳。中有一厅,无所遮罩。侧身瀑下,只疑共工怒触,天柱已倾;大圣搅掀,龙宫似捣。伸手恰如电击,扶壁犹恐人倒。暴雨倾盆兮漫顶而浇,密雪蔽日兮纷乱狂扫!乃叹曰:霞客果不我欺哉!

出得洞来,惊魂甫定,余兴犹浓。无限遐思,随曲桥而悠荡;一身湿水,共雪瀑而从容。山川起伏不平,遂成天地大美;河流跌宕转折,乃有瀑峡之雄。暴雨能摧,亦可壮志;低谷何惧,不妨向东。成败相守,祸福相从。人生起落,恰如此同。回首遥望,但见雪瀑高挂,万里晴空也!

注:本赋用词韵。

黄果树瀑布,古称白水河瀑布,亦名“黄葛墅”瀑布或“黄桷树”瀑布,因本地广泛分布着“黄葛榕”而得名,亦因徐霞客的发现记录而渐渐出名。,它的形成已有五万年的历史,瀑布宽101米,高77.8米,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上下前后左右观赏的瀑布。

 

 

 

 

樱花赋

三春丽景,百卉敷荣。惟斯嘉樱奇葩,良可旷日纵情。沐雪霜而后发,羞桃李而先萌。新雨一宵,洗出烟尘十里;丹霞万丈,铺开锦绣千层。攒珠吐玉,流耀含英。粉腮兮绿鬓,蝶慕兮蜂惊。朝来觅幽丛以醉卧,暮去寻芳迹而闲行。花开则密雪霏霏,璨烂明似熛焰;花落则轻云冉冉,缱绻委于溪町。

若夫小萼乍垂,幼蕾初缀。淡淡兰气匀香,点点琼丝分媚。单者薄似蝉纱,重者叠如鹓绮①。冰肌玉骨,依稀姑射之仙;飞袂扬裾,恍惚蓬莱之子②。酡颜非白非朱,似嗔似喜。娇唇半启半合,欲言欲止。摇光弄碧,意迷洛水之神;映日濯金,思求汉女之佩③。临风乃回雪之乱絮,过雨则凝脂而流翠。嗟其才舒嫩柄,恰浪漫以欢游;旋积残英,辄婉转而伤逝。犹红雨之喷薄,若晴烟之旖旎。慨霞落兮锦陨,叹情殇而璧碎。蝶影翻紫陌之风,燕脂染碧渠之水。绿珠坠楼,玉环④委地。徘徊顾眄,长怜月下美人⑤;踯躅沉吟,一掬花间清泪。绕树三匝兮,不足尽其芳华;倚马⑥千回兮,焉能穷其善美!

尔其东渡扶桑,洵乃逸情之蕊;源溯华夏,本是傲雪之根⑦。敬其纯贞之魄,仰其修洁之魂。生而绚烂,死则静仁。七日春光,开则盛情怒放;一身清气,败乃潇洒随分⑧。何悲乎露电之倏忽,何羡乎松柏之青春。乌兔东西,万物周而复始;盛衰得失,一花足以悟真!

注:本赋为骈赋,依词韵

①鹓绮:指绚丽的丝织品。

②姑射之仙,蓬莱之子:都指仙人。《庄子·逍遥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③洛水之神:即宓妃,伏羲氏的女儿。曹植《洛神赋》有言: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汉女之佩:刘子政《列仙传》云:郑交甫游汉江,遇二女,遂求其佩。受而怀之,既趋而去,行数十步,视之,空怀无珠,二女忽不见。此处喻指樱花美如神仙,令人羡慕欲亲近。

④绿珠坠楼:西晋时美貌歌女,为守节,被逼坠楼而亡。此处以绿珠坠楼喻落樱之贞美。玉环:指杨玉环。

⑤月下美人:相传隋代赵师雄游罗浮,傍晚在酒店休息,遇一美人,芬香袭人,师雄与之共饮,不觉大醉,等到东方发白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大梅花树下,惆怅不已。这里借指要珍惜樱花盛放之时,不要等凋零不见了才来后悔。

⑥倚马:即倚马之才。倚,靠着。南朝袁虎有倚在战马前起草文章,就可以迅速完稿的才能。比喻才思敏捷。

⑦据日本《樱大鉴》记载,樱花原产于喜马拉雅山脉,起源于中国,后传之日本。

⑧七日春光: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7天。随分:即随意,任意。

 

 

 

 

幽兰赋

惟兹兰之擅美兮,挺奇质而夺鲜。托灵根于丘壑兮,披素萼于林泉。似浮云之卷岫,如明月之澄天。仰其幽致,倬彼清妍。琼蕊扶风,曳碧丛于空谷;仙枝滴露,罗绿绮之轻烟。紫茎斜上,雪蕤半卷。含妙馨之卓尔,抱异禀于自然。廓尔清标,岂羡争辉于阙下;澹然冲秀,孰能媚影于銮前?

于是远嚣浮,避秽渎。挹孤高,携贞独。疏萧艾之攘攘,亲芷蓠而馥馥。晓雾织兮迷离,暮霞流兮蓊郁。涉春阳而煦煦,萧曼袭裾;洗秋月之溶溶,芊绵莹目。夏横苔砌以凉阴,冬立霜飚而静淑。妍媸自在,宠辱何惊;耿介自持,荣华奚逐。

夫其林下清姿,肯入南翁之画;指间雅韵,愿为尼父之邀①。倘无逢于逸士,宁有悦乎野樵。勾践荷锄,移冰根于越渚;灵均纫佩,寄幽志于楚谣②。富和修其硕德,兰菊发而丛骄③。逸少之书拟其态,文长之墨爱其苕④。若熏若蒸,卧醉狂之宗子;倚石倚竹,悟真趣于板桥⑤。握之称美,美兮如瑶。撷之成悦,悦兮在腰。五秀含章,灼谢庭之玉树;一枝入梦,续郑国之凤韶⑥。

尔乃韬涵其迹,晦养其光。弃功名如敝屣,舞潇洒于寒荒。守默鹿门,含德自厚;保真谷口,怀道如藏⑦。岂可亵玩于耳目,未容羁绊于庙堂。唯愿偶梅菊,侣松篁。漱流枕石,葛屦荷裳。饮清恬以自牧,居穷困而谁伤。故而虽登君子之室,名王者之香,然初心不改,高蹈如防也!

注:本赋用平水韵

南翁:指所南翁郑思肖,郑思肖擅长作墨兰,花叶萧疏而不画根土,意寓宋土地已被掠夺。尼父即孔子,孔子伤不逢时,作《猗兰操》,以兰自喻。

越渚指渚山,《越绝书》有记“勾践种兰渚山”之事。灵均即屈原,楚谣即《楚辞》。

富和:罗含号富和,《晋书·文苑传》记载罗含辞职还家,阶庭忽兰菊丛生的故事。

逸少:王羲之字逸少,王羲之爱兰,常摩兰叶之态入其字。文长:徐渭字文长。苕:即草,徐渭《题水仙兰花》诗云:水仙开苑晚,何事伴兰苕?亦如摩诘叟,雪里画芭蕉。

宗子:张岱字宗子,张岱有文曰:余至花期至其家,坐卧不去,香气酷烈,逆鼻不敢嗅。“其家”指其好友范与兰之家。倚石倚竹:郑板桥的兰竹画中常添石,认为“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

五秀:是五行秀异之气,指代仁、义、礼、智、信五种品质。玉树:指芝兰玉树,是优秀子弟的美称。一枝入梦:指燕姞梦兰之说。燕姞为春秋时郑文公妾,尝梦天使赐兰,后生穆公,名之曰兰。

鹿门、谷口皆是隐士所居之地。

 
上一篇:组诗 失眠,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