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财富网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书画大观 > 作品展示 > 文章内容

雁西:与诗神和爱神同行

作者: 文化财富网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09-25 阅读: 在线投稿

雁西油画作品:致大海

结识雁西那时,是我们最年轻、最英俊的时刻。1987年,雁西和我都还是风华正茂的少年,不谙世事,爱诗如命。那时他用本名尹英希写诗,雁西是他后来取的笔名。 记得那年3月,某一天,从于都中学实习完毕回到赣南师院,行李刚丢下,便参加郁孤台诗社“青春诗会”活动去 了。那次诗会,雁西坐在我旁边,帅气,英气,却十分忧郁。读了他几首抄录在笔记本上的新作,立即被他的才情打动。在他之前,整个赣州似乎还没有令我折服的诗人。那天诗会结束,我和同学赖新林邀雁西到我们师院去,继续交流诗作,畅谈人生。吃的是馒头、炒粉干、酸菜煎饼 之类,睡的是我们嘈杂但干净的学生宿舍。继而,我们又结伴去到在同一条街道的江西冶金学院(今 江西理工大 学),与刘庆祝、张树宏、张福连、骆建军等诗友,把酒临风,春心荡漾,诗兴大发,接连数日。就这样,我们的友 情播下了坚实的种子。

雁西:与诗神和爱神同行

袁贤民

那年,雁西在南康县(今赣州市南康区)潭口镇政府工作,领一份很微薄的薪水。但他却带领我们做了一件当时震撼诗坛的大事,编辑出版 《第三代诗人报》。为办好这份诗报, 他不仅贡献了全部薪水,还有每一个与诗神相伴的昼夜。我和其他几个编委只负责组稿、文字校审,排版、印刷、发行等大堆事务都是雁西一人扛了。编委中,大多还是在校学生,只有周末才能聚在一起讨论诗稿、商谈编务。起始,《第三代诗人报》是月报,全国发行。那年, 中国第三代诗人运动风起云涌,流传各地的民间诗刊、诗报,十有八九还是油印的。《第三代诗人报》 率先铅印,而且用铜版纸,每期不乏名诗人、名作,在诗坛的影响力不言而喻。很快,月报改为半月刊。雁西更消瘦了,因为办报累的。雁西更优雅了,因为那时起,他便有了诗神和爱神的双重眷顾。

初夏,一个周六,我、新林等三人骑自行车从赣州市红旗大道去潭口,单程两个小时。忙完下期的诗报编辑, 大家早已饥肠辘辘,雁西于是请我们下馆子,状元菜(荷

包胙)、姜丝板鸭、小炒鱼、凉拌顺风 (猪耳朵)、油炸花生米,怎么也喝不完的啤酒,令我们不胜感激。这顿饭,至少去掉雁西半个月工资。席上,雁西没有朗诵他的诗篇,我们都没有,而阐述各自诗观。雁西说,不错,诗言志,但更应该言情、言爱,一个真正的

诗人,首先是人民的诗人,只有对这个世界充满暖暖的爱意,你的灵魂才能得到升华,赢得诗神的青睐,你的诗篇才能浪漫、纯净、唯美、 刻骨。至于我自己说了什么,新林等人又说了什么,都没什么印象了。因为我们的所谓诗观,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不像雁西始终特立独行。饭后,趁着皓皓月色,我们又沿着潭口小街溜达了一圈,才恋恋不舍地骑车返回市区。

雁西油画作品: 诗和远方

旋即,我、赖新林、刘庆祝等毕业了,其他几个进入大四的编委也实习去了,《第三代诗人报》 几乎只有雁西、杨北城两人继续操持。由于种种原因,我被发配到一个乡村中学教书,仍坚持写诗3年后,诗心渐失,暂别诗坛。继而辞去公职下海,再也没有回头,至今漂泊在岭南。重返诗坛是1998年,那年夏天参加了《女友》《文友》杂志社联合举办的一个笔会。2008 年 7 月开通个人新浪博客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再次读到雁西的诗作,喜出望外。其“忧人类之忧,爱世界之爱”的情怀,其本真、大美、热烈、 超然、透彻的诗风,令我感慨,令我仰望。于是发纸条给他,告诉他我现在常用笔名楚歌、小米阿哥,于是成为博客好友,于是失散二十年的诗兄弟再聚首。当年相聚赣州的诗友们,后来多半从商、从政去了,不再写诗。一路与诗神、爱神同行的唯有雁西,不断在 国诗坛创造奇迹的唯有雁西,堪称大家的唯有雁西。

苏东坡是雁西最欣赏、最崇拜的诗人之一,写诗完全出自心灵和才情,出自一种与世界倾诉、与自己对话的一 种本能和需要。在雁西看来,要做一个真正的诗人,就必须像苏东坡一样笑看人生,像海一样无怨,像海一样广阔。我把雁西这种情怀称为大爱。当今诗坛之所以公认他为 “情诗王子”,不仅因为他写出了2328 行的经典长诗《致爱神》, 更因为他 骨子里的洒脱、空灵、唯美、浪漫。正如秦朝晖 《悦品雁西》 所 言,雁西其人“不着痕迹,尽得风流; 不司招数,尽显秘笈”。

“比钱更重要是命,比命更重要是爱。” (雁西《那些鬼 ,究竟在争什么》) 雁西的爱更忠诚、更决绝。“我把人们当成亲人 /可以在阳光下握手,拥抱 /尽管现实总对我说,不,不是这样” (雁西《给这个世界一点暖》 ) 雁西的爱更博大、更执著。“我听到了爱神的呼吸 /鲜花,在绽开/春天的手,在抚摸千年的 /流逝。亲爱的,我爱尘世的 /一切,包括那杯 / 与你碰过之后的 / 醉意红酒,和空中那个 /摇摇晃晃的月亮” (雁西长诗《苏东坡》 )雁西的爱更空灵、更彻悟。我相信这人间仍有爱神,她眷恋我们每一个人。然而,更多的时候,我们怀疑爱,看不见爱神,甚 至背叛爱。唯有雁西,“他的内心供奉着爱神的圣像 (最好的结果是爱神已住进诗人心里),或者说,诗人已无形中成为爱神的替身,他在为爱代言”。 (洪烛 《为了看看爱神长的什么模样—— —读雁西诗集 <致爱神 >有感》) 诚 然,只有爱神才配成为诗神的王后。一个始终与王者 (诗神)、王后 (爱神) 同行的人,偶尔成为他们的替身、代言人,再自然不过。

雁西油画作品:致大海

雁西比之我们,更崇尚自由,更热爱自由。这是精神的自由,灵魂的自由,语言的自由。从潭口,到京城,到海口,每次义无反顾的迁徙,雁西都一次又一次获得扎根般的新生,舍弃原有的荣光,抚平旧日的创伤,焕发更新的活力、更夺目的光彩!无论是他的诗意,还是他的人生,都不断地升级、跃进。从《走出朦胧》到 《世纪末梦中梦》,从《永远的鸽群》到 《活着的花朵》,从《时间的河流》到《致 爱 神》, 这一路上永恒不变的,是雁西“对世界、人性和现世至臻的向往、热爱、追求与呼应。” (秦朝晖《悦品雁西》)“还有什么比爱的海水更能让人沉醉 /沉入你的心底感受到海的深情 /阳光与黑暗一起荡漾着生命的奇迹。如果相信永恒/就相信爱和不朽的灵魂。灵魂有 了归路 /一切就有了永生的理由。” (雁西《致 爱 神》) 难怪“诗 坛四公子”之一张况盛赞雁西是爱神之子,仿佛永远年轻、长着翅膀的厄洛斯。别了近三十年未再见到过雁西,在我脑海里,他仍是那个右手紧握诗笔、左手操持弓箭的美少年

雁西油画作品:致大海

在我看来,雁西对这世界的爱,高于任何形式,高于一切技巧。就像一条清澈的河流,只有源头,没有尽头。 因而,他的情感更汪洋恣肆,他的语言更激情澎湃。作为一位宁静而伤感的诗人,“我常常感到生命之河缓缓流动,由遥远而亲近,由凄楚而欣慰,交织着复杂的情绪。把生存的焦虑渲染到无以加复的境界,怀念或回首在陌生的季节飘逝,诗在浪漫中表达一种真实与飘逸的感觉,就像一片云有时停在山巅,有时又随风而去,像海市蜃楼一样, 既非虚幻,又非真实,而是介于真实与虚幻之中,这使诗有一种羽毛飘向天空的轻灵美。” (雁西《论新诗百年——用最深情的爱拥抱世界》 ) 当今诗坛,像雁西这么纯粹、这么率真的诗人,实在太少了。

雁西油画作品:原野牧歌

或许,雁西当年选择诗歌不过是一种偶然,但雁西今天取得的成就却是必然。获悉他与洛夫、雨弦、雷平阳共同荣获 2016 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后,我坚信他将伴随着诗神、爱神走得更远,写出更多传世诗作。雁西常说:“选择诗,选择自己要的生活是一件多么幸运和幸福的事。”他做到了,所以他比我们更少缺憾。对于雁西而言,诗歌是他的理想国,是他生命中最温暖、最亮丽的光。

“如果可能让我生于你的唐朝吧 /一起颠沛流离 称兄道弟 行走江湖 / 如果可能让你复活现在/一起访贫问苦问寒问暖 笔走山川” (雁西长诗《白居易》)我也曾经梦回唐朝,写过《和李白喝酒》,写过 《去了唐朝一会儿》,写过《杨贵妃》, 但都是一些小情怀、小镜像。“他写白居易,何尝不是在写他自己,他简直就是白居易再世。” (北塔《雁西的爱情诗:居易诗风今犹在》)我想, 雁西不是要像白居易、李隆基那样成为千古情圣,而是要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他呼吁诗人做“人民诗人”。“做人民的诗人是一种诗人的境界,蕴含的责任和使命是崇高的,一者其生存的思想境界超乎同代诗人;二者其诗歌创作的技巧和语言超乎同代诗人;三者其自身的命运和时代、人民的命运贴得最近。” (花语访谈雁西《诗歌应该给世界传递温暖》) 雁西独具“诗人”的特质,我坚信他的诗歌将独树一帜。

雁西,本名尹英希,江西南康,诗人、评论家、策展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文学艺术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现代青年杂志总编辑。与陆健、程维、张况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出版个人诗集《时间的河流》《致爱神》《雁西情诗99首》《致大海》等八部。参加诗刊社第八届青春回眸诗会。曾获“中国首届诗国奖”,《芒种》年度诗人奖,《人民文学》优秀作品奖,世界诗人大会创意书画奖,中国首届长诗奖,加拿大婵娟诗歌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6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

来源:今日诗坛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上一篇:故乡散章 下一篇:著名书法家孙南京将军应邀参加“首届华夏文化与现代文明传承发展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