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财富网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书画大观 > 作品展示 > 文章内容

漯河作家陈解民 贾明君获奖短戏《路》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5-06-26 阅读: 在线投稿

漯河作家陈解民  贾明君获奖短戏《路》

 

 

 

 

 

(短戏曲)

 

 

人物

   孙强

   刘宝

   妇女

[孙强、刘宝分别从两边蹬车上。

孙强、刘宝  (合唱)  华灯初上夕阳下

脚蹬三轮离了家

夜色美景难潇洒

我为行人把车拉

[二人碰面。

二人  (同时地)又是你!(相互吐了一口,各走自一边儿,同时喊)

蹬车了!谁坐三轮!

[妇女上。

妇女 (唱)          脚步匆匆夜色浓

                     人稀车寡路难行

                   旧路重走心激动

[二人同时上前。

二人   同志,请坐车吧!

      (唱)         坐辆三轮把路行

刘宝  请上我的车吧!

孙强  请坐我的车吧!

刘宝  坐我的车!

孙强  坐我的车!   

刘宝  (唱)   我蹬三轮为挣钱

孙强  (唱)   我蹬三轮不要钱

刘宝  (唱)   我老母残疾人可怜

孙强  (唱)   我为行人图方便

刘宝  (唱)   我蹬车飞快如闪电

孙强  (唱)   我蹬车服务最周全

刘宝  (唱)   他是一个神经蛋

孙强  (唱)   他夜晚蹬车赚黑钱

二人  同志,坐我的车吧!

孙强  我是免费蹬车,不收你一分钱。

妇女  免费蹬车?那好,我就让你拉着走一程。(作上车状)

刘宝  只要不怕上当,你情坐他的车了。

妇女  (下车)你说啥?

刘宝  你也不想想,深更半夜出来蹬三轮,又不收钱,现在哪还有这信球?除非他是神经病。况且,他是个刚死了老婆的光棍,而且只拉女的不拉男的,你只要不怕出事,情坐他的车了!

孙强  你造谣!谁说我只拉女的不拉男的?

刘宝  就咱俩在这儿蹬车,谁还不知道谁?

孙强  他那是胡扯,你别信他,我只是想做点好事。

妇女  不掏钱坐车,我于心不忍!(走向刘宝)我到郾城县交通局,多少钱?

孙强  三十!

妇女  三十?你也太黑了吧!白天才要三块钱!

孙强  那是白天,这是夜里。又是郊区,路不好,你知不知道,这里还发生过抢劫案!

妇女  那也不能要三十呀!

刘宝  就这价,不还价。

孙强  同志,坐我的车吧!我保证平平安安把你送到家。

刘宝  你坐她的车吧!又不掏一分钱,顶多让他占个便宜。

孙强  你……

妇女  三十就三十吧!(上车)

刘宝  坐好咧!走人!(蹬车下)

孙强  哎!好人难当啊!

      (唱)  我本想免费蹬车把好事办

谁知道办起好事这样难

有人说我是圣人蛋

有人说我脑子不健全

有人说我想行骗

有人说我没把好心安

任他们说四道三志不变

我一片好心可对天

        [刘宝上。

刘宝  (数板)  我刘宝,运气好

                夜里蹬车没白跑

                三十块钱我捞到

                妇女车上又忘了包

(欲开包)

孙强  (看到)别动!这包是那位妇女的,你不能动人家的。

刘宝  你看见这包是她的了?

孙强  看见了,刚才那位妇女就是背的这个包。

刘宝  好,既然你看见了,这包里的东西咱俩分中不中?

孙强  不中。我啥都不要,你把包还人家。

刘宝  你真是个活信球!不要白不要。

孙强  不是自已的东西就是不能要。

刘宝  我偏要!(又欲开包,孙强上去抢夺,二人对峙)

      [妇女上。

妇女  我的包。

刘宝  (急放手)你的包被他抡走了!

孙强  不是我抡包,是他……

刘宝  包在你手里抓住你还不承认啊!

孙强  (对妇女)我是想把包还给你。

刘宝  这会儿又装好人哩。

妇女  您俩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得问问情况。

刘宝  你问吧!

妇女  你们为啥深更半夜来这儿蹬车?

刘宝  我家老母是个残疾,想夜里蹬车多挣俩钱养活她。

妇女  你呢?

孙强  我……

(唱)  半年前我老婆突然早产

              偏偏遇上三更天

              走到这里孩落地

              风雨交加截车难

              婴儿落地把气咽

              我又把妻子背在脊

              一步一颤走到市医院

              孩她娘奄奄一息抢救难

              转眼间我成了光棍汉

              我哭天号地碎心肝

              从此后,我把亡妻来祭奠

              免费蹬车守路边

妇女  原来是这样!

刘宝  咦!还怪会编哩!

孙强  你……

妇女  同志,我相信你的话。我也看出,你是个好人。

刘宝  他是好人,那我成坏人了?

妇女  你是不是坏人,我不敢下结论。不过,我的包忘车上了,你明知不还。

刘宝  我……大姐,你是不是便衣警察?

妇女  你看我象吗?

刘宝  象!警察姐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妇女  哈哈哈!我不是警察,我只是想最后再走走这条路。

刘宝  这话啥意思?

妇女  从明天起,这条路就慢慢消失了。

二人  什么?

妇女  这几年,我县交通事业发展很快,这是通往县城的最后一条土路了!一个新的公路,将在这里动工。

刘宝  你……你不是一般坐车的吧!

妇女  我是县交通局的。

刘宝  其实,我在这里蹬车也是有原因的。一次,俺娘走到这里,一条腿被摔断了,现在还在床上躺着。所以,我就来这里蹬车,能宰一个就宰一个。

妇女  我县交通事业发展了,我们的文明程度也要跟着提高啊!你今天是遇上了我,要是遇见个外国人,岂不把我们中国人的脸面给丢尽了吗?

刘宝  大姐,我错了中不中?你就给您兄弟个表现机会吧!我免费蹬车送你回家!

孙强  还是让我来送您吧!

妇女  不,还是让我一人走走吧!

刘宝  (对孙强)老哥,兄弟也象你学习,今儿个,这最后一晚,我也来个精神文明,免费蹬车。

孙强  那太好了。

二人  (合)免费坐车罗!

 

         [剧终。

上一篇:漯河作家陈解民 贾明君获奖短戏《名牌》 下一篇:漯河作家陈解民 贾明君获奖短戏《母亲》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