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财富网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媒体速递 > 本网新闻 > 文章内容

《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潇潇潇洒地说 | 慈航普读 第61期

作者: 文化财富网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12-21 阅读: 在线投稿

前言

为帮助大家提高人文素养,开拓眼界,博雅君开设【慈航普读 诗意人生】专栏,邀请于慈江老师每周鉴赏和点评一首诗歌——在倾情朗读名篇佳作的同时,解析写作特征、情愫表达。

“诗间寄情山水,歌中浸染柔情”,本期与慈江老师一起,共赏潇潇及其诗《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61

《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于慈江朗读:《寒冷是温暖……来自博雅理想国

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为我的画配诗

我把今生的一部分

一笔一笔藏进了这幅画里

我与谁捉迷藏

来世高高悬挂在轮回的颜色之上

梦朝着时间的反方向漫延

白天成了夜晚的缝隙

疼痛在缝隙中成为爱的一部分

正如情爱习惯于在细节中丢失

在客厅中退场

如果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活着也是死亡的一部分

一瞬间,灵魂在色彩中醒来

一个影子还原成红、黄、蓝

我又把生调和成各种绿

把死抽象成漆黑

潇潇在草原

看上去风风火火、劲头十足却又不失温文尔雅的知名女诗人潇潇作为川妹子辣不辣、烈不烈、冲不冲我不太知道,因为从来没有领教过。但我眼中偶尔微笑着施施然飘过的潇潇无疑是丰满而大气、精明而干练的。俊眉亮眼、轮廓鲜明的她气场十足却又很接地气,才气纵横偏又十分努力,在诗圈内外包括国内国外左右逢源、得奖连连、创作成果相当丰赡便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还记得2015年5月底,在吴思敬老师和孙晓娅师妹领衔的首师大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在作为“蓝色东欧”代表人物的米沃什(Czeslaw Milosz,1911-2004)、扎加耶夫斯基(Adam Zagajewski,1945-)诗歌讨论会(“相逢在‘无止境'的‘第二空间'——‘蓝色东欧’新书发布暨东欧诗歌研讨会”)现场,一身深色衣裙的潇潇刚好和我隔邻、坐在一起。在会前大家纷纷落座的间隙,披着半长披肩发的她侧过头来,对我颔首,嫣然一笑,问道:于慈江,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是潇潇。

我因为此前去国游学十余年,对曾经身处其中的中国国内诗圈与学术圈已相当隔膜,当时与会只是应邀随喜、瞧个热闹。不成想却不仅种下了我的《诗歌:出走与打起精神——从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一首诗说起》(载于《世界文学》2015年第6期)一文成文的因果,种下了我翻译扎加耶夫斯基《试着赞美这残缺的世界吧》一诗的因果,也与吴思敬老师以及高兴、王家新和潇潇等多年前的故友熟朋惊喜重逢。潇潇的意外问候让彼时多少有些懵懂的我不由得一激灵,一下子想起来——多年前在京顺路边儿上的望京,我俩经由小说家兼诗人虹影介绍而相识,一起吃过饭、喝过酒、聊过大天儿。

潇潇在为学生读诗

虽然彼此是相熟的同道同好友人,虽然我本人是中国最早开始研究所谓“第三代诗”的诗评家之一(北京的《文学评论》1988年第3期曾刊载过我硕士论文的主体《朦胧诗与第三代诗:蜕变期的深刻律动》,福建的《当代文艺探索》1985年第4期曾登过我专论“第三代诗”的论文《新诗的一种“宣叙调”——谈一个新探索兼论诗坛现状》),潇潇则号称是所谓“第三代诗歌女王”,但出于历史原因所造成的失之交臂,潇潇的诗我却并没有读过多少。

当然,就我有限的阅读体验而言,潇潇诗歌的题材颇为宽广、体式多样,既长于粗筋硬脉、鸿篇巨制(如知名长诗《另一个世界的悲歌》),亦精于小感小觉、精致小品(如短诗《我的四川,我的故乡》),且大多极为筋道、耐咀耐嚼。像这首《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虽然只是毫不起眼的一首配画诗,但正属于可堪细品、越读越出味道的一类。

我把今生的一部分

一笔一笔藏进了这幅画里

我与谁捉迷藏

来世高高悬挂在轮回的颜色之上

这里所显示的潇潇的文字无疑是平实的,毫不玄虚,但所负载的意思又着实并不那么好懂。起首的这两句既可以理解为诗人兼画家非常用心地在创作,把自己的心血融进了所说的画儿里,更可以理解为这位“我”在以画儿为传,用画儿来描摹或记录自己的人生包括人生理念。

接下来的这两句显然在对后者做着印证——“我与谁捉迷藏/来世高高悬挂在轮回的颜色之上”。其中高悬着的“来世”正对着前两句诗里的“今生”,由“轮回”实现对接,而又最终着落或化在一幅画儿的所有来处——“颜色”或色彩之上。人的今生与来世的轮回既是一种宗教的理念或信仰,在本诗里又体现为诗人诗心的幽深、迂曲甚或促狭——好一句“我与谁捉迷藏”,一下子将板直化为柔软,将严肃——无论是作者的,还是人生的——消解或展示为轻松与诙谐。

梦朝着时间的反方向漫延

白天成了夜晚的缝隙

疼痛在缝隙中成为爱的一部分

正如情爱习惯于在细节中丢失

在客厅中退场

什么叫“梦朝着时间的反方向漫延”?梦作为一种深度的休眠活动与人的睡眠一样或一起,正是死亡的一种反复提示,是对时间的一种暂时性斩断,也是人的意识或意志的一种诗意化走神。而所谓“时间的反方向”无非是时间的回溯,是人对自身行路轨迹的一种回望。在这样的回望中,一个白天无非是前一个夜晚的余绪或“缝隙”,在白天这一缝隙里遭遇的疼痛至少在感觉里是短暂的,是可以温抚与疗治的。于是,这一疼痛正如同“痛快”一词里的痛一样,与快乐相伴生,在感觉里“成为爱的一部分”——既作为爱的本质的一种提示,也无疑是爱的一种逻辑镜像。俗谓“爱得死去活来”,此之谓是也!

也因此,诗人或“我”才会说“正如情爱习惯于在细节中丢失/在客厅中退场”——所谓“情爱”,作为一种迷思,说到底起于琐细,又终于琐细,谁的爱恨情仇真的说得清、拎得清?而天性具有两张面孔的“客厅”作为一个家里隐私与公共空间的分界线,正是“情爱”需要隐遁或规避、遮掩或退场的所在。

如果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活着也是死亡的一部分

一瞬间,灵魂在色彩中醒来

一个影子还原成红、黄、蓝

我又把生调和成各种绿

把死抽象成漆

于是,潇潇这首诗进而由白天是夜晚的一部分(“白天成了夜晚的缝隙”)、痛苦是爱的一部分(“疼痛在缝隙中成为爱的一部分”)或乃至反之,顺理成章地推衍出“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活着也是死亡的一部分”。当然在形式上,诗人或“我”只把“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作为“活着也是死亡的一部分”的逻辑前提。

而实际上,不仅被对比着的任一双方互为一部分,它们也实际上可分为对比鲜明的两大阵营——冷和暖、死和生,而又最终归于色彩——漆黑和鲜亮(绿)——的对比,进而点题(包括副标题)。

于是,死“灵魂在色彩中醒来/一个影子还原成红、黄、蓝”,于是,在“我”的画笔下,“生调和成各种绿/……死抽象成漆黑”。当然,在这样的一种推衍之下,若把“如果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活着也是死亡的一部分”写成“如果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死亡也是活着的一部分”,似乎要更恰合逻辑些。无论如何,这具有因果关系的两句堪称本诗的诗眼。

为了更好地理解诗人潇潇和她的《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一诗,无妨再领略一下她另一首诗——

我看见,这颗心

是的,就在今夜凌晨3点

我看见这颗心是怎样

破碎的,滴血的樱桃

挂在秋老虎的牙齿上

这颗心依着苦涩的肩膀

杵着忍耐的拐杖

牙关紧闭

一点一点前行

并没有像往常

在被撕咬的疼痛中

血流不止地挣扎

而是把悲苦卷起来

是的,这颗心开始在

苦水的浸泡中

回甜地度着春、夏、秋、冬

平静如水,并不在季节之外抱怨

当这颗心彻底穿越

肉体的空门内外

谎言、借口、假象、背叛

统统都变得比风更轻

人生所有的黑

仅仅是一种颜色

我看见,这颗心去雪中取暖

把自己捣成了一张承受的宣纸

潇潇在成都老城区宽街(1993)

潇潇这首《我看见,这颗心》以拟人的手法,反复渲染一颗心如果受伤、破碎,如何卷着悲苦苦撑,如何在苦水的浸泡中坚强地苦度四季,如何淡定地自外于肉体的苦痛,如何把黑暗仅仅视为一种色彩,如何以雪为暖、苦中作乐……这让人很自然地想起她又一首诗《伤痛的蝴蝶》——

有一阵子,我内心的伤口

像一个友好的邻居

让我一心一意渴望嫁出去

以至于音容笑貌、烹调手艺

样样都像一个好妻子

就连去年被抛弃的伤痛

在今夜的灯光下

也显得极度自然、美丽

就像一只只扑空的蝴蝶

在世纪末,涂满盲目与死亡的情调里

唯美的、动人的飞翔

从一次感伤飞到另一次感伤

直到这个被伤口滋养起来的女人

在伤痛的光辉中

用唐诗的胭脂、宋词的眉笔

浓妆艳抹,事事成熟懂事

她的气息透过语言的枝叶

从唐诗一直放荡到宋词

1997.6.6.

潇潇笔下“这个被伤口滋养起来的女人”连同她被抛弃的伤痛一如蝴蝶,充满让人怜惜的柔韧,是典型的“宁弯不折”,忘情地、唯美地、动人地坚持飞翔,不惧一次次扑空……

对比前文刚刚分析过的《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一诗,三者其实有很大比重的互文性——“人生所有的黑/仅仅是一种颜色”(《我看见,这颗心》)与“我又把生调和成各种绿/把死抽象成漆黑”(《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甚或“用唐诗的胭脂、宋词的眉笔/浓妆艳抹”(《伤痛的蝴蝶》)来自于一位身兼画家的诗人的眼底心间,满溢画意,互相提示;“我看见,这颗心去雪中取暖”(《我看见,这颗心》)与“……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乃至“我内心的伤口/像一个友好的邻居”“……被伤口滋养起来的女人”(《伤痛的蝴蝶》)则如出一辙,取譬取得看似极反逻辑,其实诗意盎然且寓有深意焉。

潇潇系中国知名诗人兼画家。

潇潇曾主编中国现代诗编年史丛书《前朦胧诗全集》《朦胧诗全集》《后朦胧诗全集》(1993)。亦曾出版诗集《树下的女人与诗歌》(2005)、《踮起脚尖的时间》(2012)、《潇潇的诗》(2017),以及西班牙语诗集《潇潇的诗》(在古巴出版)、罗马尼亚语诗集《另一个世界的悲歌》(在罗马尼亚出版)等。俄语诗集《潇潇诗选》亦将在俄罗斯出版。

中文、西班牙文双语诗集

《潇潇的诗》(在古巴出版)

潇潇作为诗人,曾获国内外多项诗歌大奖——如“闻一多诗歌奖”、“百年新诗”特别贡献奖、《诗潮》年度诗歌奖、《北京文学》诗歌奖、中国诗歌网2017十大好诗第一名、罗马尼亚阿尔盖齐国际文学奖(作为第一个斩获此奖的亚洲人,潇潇获授“罗马尼亚荣誉市民”称号)等。

潇潇作为画家,其作品曾入选“中国当代诗人艺术展”“中国当代文人书画展”等。

潇潇作为志愿者和公益人士,曾获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优秀志愿者奖”。

征集

如果你有自己写作的诗歌,希望被点评,

如果你有自己喜爱的诗词,希望被解读,

如果你期待在此提高学识,想以诗会友,

请在后台回复你的想法、建议、期望,

将有机会参与我们定期举办的线下见面会~

与慈江老师亲密接触,面对面体悟和畅谈诗歌魅力!

来源: 博雅理想国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上一篇:第二届骆宾王青年文艺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 下一篇: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制药技术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圆满召开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