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财富网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策划创意 > 一念惊天 > 文章内容

曹谁炮轰伊沙:中国新诗99%是垃圾,伊沙是垃圾中的垃圾

作者: 文化财富网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09-25 阅读: 在线投稿

记者一鸣:您在抖音骂伊沙的视频备受关注,连伊沙都在微博回应,请谈谈当时录抖音的想法。

曹谁:我是在前几天参加木兰诗会时录的抖音,因为现在大众都在关注抖音,诗人通过抖音传播诗歌还是很新奇的,其实当时录了四条抖音,第一条是批判中国诗坛现状的。主办方问我对中国诗坛的看法,我说中国新诗99%都是垃圾,味同嚼蜡,毫无创新,我对中国新诗非常失望,现在诗人的数量比读者还多,据说中国诗词学会的会员有百万,加上新诗可能有二百万,按照柏拉图的观点,把他们都赶出理想国(共和国),可以在太平洋建立一个大国了。接着我分析诗坛为什么是垃圾,伊沙为代表的口水诗,我觉得是垃圾中的垃圾,他早年写对黄河小便成名,最近看他推荐一首诗《与领导一起尿尿》,整天关注屎尿屁的事,毫无意义。这条抖音一发上去就非常火爆,据说点击很快飙升到八万,点赞也近千,可是后来被下架了。

记者一鸣:这条抖音后来引起了争议,据说在磨铁读诗群引起骂战,请谈谈当时的状况。

曹谁:这条抖音当时太火了,应该有人看到后发给了伊沙,伊沙骂了我后删除了我的微信,后来这条抖音又有人发到磨铁微信读书群,这是口水诗的大本营,我们就在这里遭遇了。在群里,伊沙完全就像一个地痞流氓一样,带着一群徒子徒孙攻击,语言下流,言不及义,也跟现代文明格格不入,我当然也从诗学上回击了。伊沙最初的“车过黄河”还算是有后现代诗的开创意义,可是后来的诗却沦落成了口水诗、打油诗,他每天在朋友圈发扫射系列,味同嚼蜡、毫无新意、令人作呕。前几天我一直在开青创会,今天发现他在微博中贴出我的《秋风中的苹果园》批判,所以我就截图发到朋友圈,许多诗人都留言批判伊沙,认为在中国诗坛应该革除这种口水诗的弊病,掀起诗学革新。

记者一鸣:你对中国新诗99%是垃圾的判断,会让人误解,请问有何依据?

曹谁:其实我早就感觉中国新诗已经陷入一种泥潭,你很难读到一首好诗,现在是革新的时候了。我曾经在《大诗主义宣言》专门有一章《诗体现象:非三种诗体及二种诗现象》批判中国现在诗坛的混乱,批判包括口语诗在内的三种诗体,“当代诗坛有三种倾向的诗:一曰晦涩派,二曰独白派(口语派),三曰意象派。当年第三代诗人提出pass北岛,现在我们应当pass周伦佑!pass于坚!pass余光中!他们已经成为诗的阻碍,我们应当超越他们,充分面对——大诗”。晦涩派以周伦佑的非非主义为代表,有大批的践行者,他们的理论复杂繁难,诗人都看不懂,更别说读者了,可以说是不知所云派。独白派就是口语诗,最早的代表是于坚,我觉得口语可以是一种元素,因为我们原本就是用口语在写作,可是如果完全强调口语,那就变成口水,也就成平淡如水派了。至于意象派,主要指受台湾余光中等影响的诗派,台湾的诗人很大程度上继承了传统汉语美学,可是又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所以汉语现代诗歌运动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中国大陆,这一派可说是夜郎自大派。以上三派可以说是在诗歌之门内,而更多写诗的人可以说完全没有进入诗歌,甚至是一辈子没有进入诗歌之门,对此我觉得非常遗憾,因为诗歌本质上是天才干的事,每个人干点自己的事就好,不要来诗坛凑热闹,他们是诗坛最大的派别,也就是不入流派。

记者一鸣:你谈到了三个流派,可以进一步谈谈伊沙吗?

曹谁:伊沙属于口语派或口水派的开创者,前面谈到,他的早期的《车过黄河》具有后现代开创性,可是现在已经完全沦落到诗坛痞子的地步,整天写些打油诗,所以我在磨铁微信读诗会中号召他的徒子徒孙们pass伊沙!伊沙可以说有三宗罪:一是诗歌极差,他所标榜的后现代主义一味在破坏,却没有建设,所以他的诗味同嚼蜡,毫无诗意,更别谈美感;二是人品差,我以前在微博跟他对骂过,他像中国诗坛的碰瓷头目,四处骂人,他骂过许多诗人,好像乡下的痞子,用语下流,难以卒读,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大学教授;三是诗坛的流氓头目,他对其他流派全都是党同伐异地骂,对本流派的,稍微反对他的,就群起攻之,反目成仇,这跟现代的民主精神也是相悖的,很难想象这样的人能写出好的现代诗,因此有不少诗人脱离口语诗阵营。我也号召诗坛的青年诗人们能够走出口水诗的恶劣影响。

《车过黄河》

(伊沙)

列车正经过黄河

我正在厕所小便

我深知这不该

我 应该坐在窗前

或站在车门旁边

左手叉腰

右手作眉檐

眺望 象个伟人

至少象个诗人

想点河上的事情

或历史的陈帐

那时人们都在眺望

我在厕所里

时间很长

现在这时间属于我

我等了一天一夜

只一泡尿功夫

黄河已经流远

《大悲舞》

(曹谁)

·

你站在舞台的中央

他们都在推你走向悲伤

有的人在舞台背后为你伴乐

有的人在你身后随哀乐起舞

站在舞台中央痛哭的只有你一个人

·

大舞台在亚欧大陆地中部

你站在帕米尔之巅痛哭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亚细亚人在为你奏哀乐

欧罗巴人在随音乐舞蹈

唯有你一个人站在那里痛不欲生

·

你是世界上一个最普通的人

所有的人仍不会把你放过

他们为你歌舞

一齐助你悲伤

直到你绝望

直到你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去为下一个人哀歌

上一篇:郭栋超:隧道尽头阳光刺眼且夺目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